医药之梯,一个专业的医药人才招聘网站!
, 欢迎您!
当前位置: 首页 > 招聘资讯 > 医药动态 > 正文

2020年最有可能破产药企公布!梯瓦让人痛心、博士康债务缠身

时间:2019/11/25来源:医药第1时间阅读:245

商业斗争、巨额债务、法律责任迫使一些医药行业的参与者面临着巨大风险,它们或在不久的将来会走向破产,其中包括像梯瓦制药(Teva Pharmaceutical)和博士康(Bausch Health)这样的大型制药商,也包括Clovis Oncology和Puma Biotechnology在内的小型生物技术公司。

生物制药行业网站BioPharma Dive近日发布的一项分析发现,有31家陷入困境的生物制药公司在未来12个月内破产的风险最高。尽管破产在制药行业内很少见,但在法律、政治和市场压力不断加大的推动下,2019年申请破产的公司数量已有所增加,并可能有更多的公司归零。

BioPharma Dive的分析使用了来自信贷风险监控公司(CreditRiskMonitor)的数据,后者采用十分制(FRISK评级)来计算一家公司在未来一年破产的可能性。



FRISK评级融入了多种风险指标,如债权机构评级、股票波动率、财务比率以及众包用户数据。CreditRiskMonitor利用FRISK对数千家公司进行了评级,FRISK评分为1代表了最脆弱的财务状况。据其所述,FRISK评分在预测破产时的准确率为96%。在今年破产的制药公司中,CreditRiskMonitor事先给每一家公司的FRISK评分都是1或2分。

BioPharma Dive根据FRISK评级量身定制了如下名单,将目前股价在1美元以上、市值在5000万美元以上、在主要的美国交易所交易的生物制药公司进行了梳理,最终形成了以下31家公司名单:


梯瓦制药


梯瓦是这份名单上市值最大的公司,考虑到法律责任的不断增加及收入的不断减少,该公司一直在努力寻找一条令人信服的前进道路。目前,该公司已身处在行业几个最突出争议的中心。

从法律上讲,梯瓦面临着帮助刺激阿片类药物流行危机以及与其他仿制药商合谋定价的指控。2017年12月,俄亥俄州联邦地方法院将数百宗与阿片药物有关的法庭案件合并为一项诉讼程序,梯瓦是众多面临指控的行业参与者之一。这导致了最近一轮与俄亥俄州两个县的早期和解。其他被列入高风险名单的公司还包括了Mallinckrodt、Amneal和Endo,同样被卷入阿片类药物流行危机的麻烦之中。

在2019年5月,44名州检察长在一宗诉讼中对梯瓦进行了点名,声称该公司与其他仿制药商一起人为地抬高药品价格。

尽管梯瓦面临的法律麻烦频频使其登上新闻头条,但华尔街分析师同样也对该公司的高债务水平表达了担忧,截止9月底,梯瓦的债务水平接近270亿美元。

目前,梯瓦在药物市场中不断退步,其股价也从2015年的每股约70美元暴跌至最近的不足10美元。由于美国仿制药市场一蹶不振加之自身的重磅品牌药Copaxone也面临着众多仿制药的竞争,梯瓦近年来一直在努力增加收入。

当然,梯瓦可能在合理的债务再融资中获得喘息,同时继续以自由现金流偿还债务。例如,在第三季度,该公司偿还了约16亿美元的债务。不过,梯瓦还需要解决阿片类药物诉讼,这是该行业面临的最重大的法律威胁之一。

博士康


博士康的前身是Valeant制药国际公司,后者是一家加拿大制药巨头,在整个20世纪遵循了一些人所谓的3B战略,即买药、借钱、提价。

最初几年,Valeant在并购的推动下蓬勃发展,包括2013年收购博士伦(Bausch & Lomb)和2015年收购Salix制药公司。这一快速扩张在2015年达到顶峰,当时Valeant是加拿大最具价值的上市公司。

但在2015年底和2016年,该公司陷入提价策略和使用专业药房分销药物的争议之中,公司业务出现动摇。监管机构和美国国会很快展开调查,导致首席执行官J.Michael Pearson在2016年底被罢免。

当时,该公司已经承担了总额超过300亿美元的债务。在2017年的大部分时间里,该公司都在“瘦身”,以13亿美元的价格将包括护肤品牌在内的非核心业务出售给欧莱雅,以8.45亿美元的价格出售Dendreon制药,以9.38亿美元的价格出售iNova制药。

在此期间,收入也从2016年的97亿美元逐渐下降至2018年的84亿美元。并在2018年7月由Valeant更名为博士康(Bausch Health Companys)。

今年,博士康的高管们向投资者提出了计划,希望能再次增加收入,并开始偿还巨额债务。截至9月底,博士康的债务总额约为240亿美元。

除巨额债务之外,博士康还面临着广泛的法律威胁,包括多个州对其患者援助计划、定价策略以及与一家邮购药店的关系展开调查,目前,这家药店正处于华尔街的风口浪尖上。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正在调查该公司的会计实务和政策。

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和惠誉均将博士康评级为非投资级、投机公司。穆迪分析师今年早些时候在一份报告中写道:“巨大的财务杠杆提高了博士康在未解决法律问题上的风险敞口,并限制了业务发展,为持续改善长期状况制造了障碍。”

Clovis Oncology


Clovis首席执行官Patrick Mahaffy在2019年初公开表示:“我不是一个帝国缔造者,不想带着Clovis的帽子直到老去”,他在摩根大通医疗会议上公开表示,希望公司能被收购。

这一梦想似乎不太可能在Clovis目前的发展轨道上实现,因为这家生物制药公司的一种商业化癌症药物已经非常不起眼了。

2016年底,该公司PARP抑制剂Rubraca获得批准,而最初的销售预期又帮助Clovis股票在接下来的夏季达到每股100美元。此后,由于Rubraca销售令人失望,股价暴跌。当Patrick Mahaffy公开寻求出售时,股价已跌至20美元左右。

从那以后Clovis股价一直在下跌,并预计以每股不到6美元的价格结束今年的交易。其市值目前约为3.2亿美元,低于该公司9月底现金及等价物的3.54亿美元,这表明投资者继续对Patrick Mahaffy及其领导的团队缺乏信心。

Novavax


Novavax公司是一家长期从事疫苗研发的生物技术公司,在今年2月披露其呼吸道合胞病毒疫苗ResVax的III期临床试验失败后,股价大幅下挫。

这款研究性疫苗是该公司的先导临床候选疫苗,虽然试验未能达到主要终点,但公司高管强调,其他数据显示,该疫苗有助于预防呼吸道合胞病毒疫苗的某些结局。

不过,即使失败Novavax也誓要奋勇向前。其研发负责人Greg Glenn当时接受BioPharma Dive采访表示,“这款疫苗并没有死亡”,他预计该疫苗将以某种方式继续向前发展。

Novavax是许多所谓的“僵尸”生物技术公司之一,尽管缺乏商业化药物并经历反复的临床失败,但这些公司却能够顽强生存数年或数十年。

自1987年成立以来,Novavax已经累积了14亿美元的赤字。在过去的三年里,该公司平均每年净亏损超过2亿美元。

自2月份III期临床试验数据披露以来,该公司股票价格已下跌约90%。今年5月,这家生物科技公司进行了1:20反向股票分割,以提振股价。

截至9月底,公司拥有7600万美元现金及等价物;2019年前9个月净亏损1.01亿美元。(新浪医药编译/newborn)

参考来源:31 biopharmas at high risk of bankruptcy in 2020

声明:本文系医药之梯转载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平台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站留言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医药之梯

医药之梯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关注医药之梯微信二维码

网站备案号:浙ICP备12009347号-3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0646号人才服务许可证:330101000577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2018 Olink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反馈
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