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之梯,一个专业的医药人才招聘网站!
, 欢迎您!
当前位置: 首页 > 招聘资讯 > 医药动态 > 正文

“躺着赚钱”日子不再!专利过期原研药外企何去何从?

时间:2019/12/26来源:医药经济报阅读:454

国家带量采购的路线图已然明晰。

  

  11月15日国务院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颁布的《关于进一步推广福建省和三明市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经验的通知》,重点就在药品采购,扩品种、加力度是大方向。

  

  11月2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进一步部署推进药品集采,对原研药品种的原则更为明确:优先将原研药与仿制药价差较大的品种纳入;原则上对同一通用名相同剂型和规格的原研药、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等实行相同的支付标准。

  

  本次联盟采购,进口企业的变化也显而易见:一是越来越多外企主动降价寻求机会。对于首轮“4+7”已中标的施贵宝的福辛普利、阿斯利康的吉非替尼而言,只要保持“4+7”的价格就可以必定中标,两者在“4+7”联盟扩面采购中皆未降价。而礼来的奥氮平、培美曲塞,赛诺菲的厄贝沙坦氢氯噻嗪、氯吡格雷,默沙东的孟鲁司特,降价幅度都超过首轮“4+7”。

  

  随着“4+7”扩容全面推进,除了积极降价赢得市场,开拓医院以外的市场,将是专利过期原研药生产厂家必须考虑的。此外,也有选择卖出在华权益让国内企业接盘。

    

市场变局

“4+7”以前,专利过期原研药一直保持较高价格的策略,而且能够占据50%以上的市场份额。“4+7”政策实施之后,这种“躺着赚钱”的好日子已经过去。

    

新增长点:

进口新药获更大动能

    

  在国内市场上,一直以来专利过期原研药占据跨国公司很大份额,并且该产品占同一通用名药品市场的份额也很大。这样的格局今后显然将不再有。

  

  不过,药品“腾笼换鸟”的指向下,进口新药将为跨国药企带来更多机会。从2017年起,进口新药进入收获期,2018年更是有许多进口新药产品获批。进口新药上市提速,其中一个重要推力,便是2018年开始执行的急需进口新药加快政策。

  

  以赛诺菲为例,近几年也有新产品上市。2018年上市特立氟胺片,主要用于用于治疗复发型多发性硬化;同样是2018年获批的注射用拉布立海,用于儿童白血病、淋巴瘤患者的尿酸水平控制。2019年3月26日,赛诺菲PCSK9抑制剂类降脂药阿利西尤单抗注射液(暂用名:阿利珠单抗,Alirocumab)正式纳入优先审评,将予以加速审评审批。

    

转变态度:

原研药积极入围“4+7”

    

  仿制药带量采购中标结果所带来的连锁反应是可以预见的。没有中标的企业或多家中标共存规则下,区域市场被限定的企业将面临营销团队调整,连带营销支持服务团队都有被调整的风险。这一点,专利过期原研药也不例外。


  

  涉及25省的“4+7”扩面已然启动,下一批进一步扩大品种范围并在2020年启动都是板上钉钉的事。在中国,专利过期原研药和仿制药的市场超过4000亿元,按“4+7”第一批产品降价幅度50%以上,“4+7”的持续实施将有可能让普药产品从4000亿元市场压缩到2000亿元;扩面的25个品种则在第一批降幅的基础上又降25%,按这个趋势,普药产品市场将进一步压缩到1500亿元。市场压缩的过程中,专利过期原研药和仿制药的营销模式都将发生改变。


  

  首轮“4+7”鲜见的外企身影,在第二批出现了。除了第一批以降价68%中标福辛普利钠片的施贵宝,“4+7”扩面还出现了默沙东、礼来、阿斯利康、赛诺菲、山德士、印度瑞迪博士。


  

  在“4+7”扩面国家集采中,与专利过期原研药关系更为密切的规则包括:

  

  1)企业申报价不应高于“4+7城市药品集中采购(采购文件编号:GY-YD2018-1)”中选药品按现行药品差比价规则折算后的价格,且原则上不应高于本企业同品种2019年(截至7月31日)联盟地区省级集中采购最低价。

  

  2)按现行药品差比价规则对不同企业主品规的申报价格进行比价,在满足条件1)的前提下,确定报价最低的3家企业获得拟中选资格(申报企业不足3家的,以实际为准)。

  

  也就是说,专利过期原研企业除了首轮“4+7”中标的两个产品企业(施贵宝的福辛普利口服常释剂型、阿斯利康的吉非替尼,只要保持“4+7”的价格就必定中标)外,其余专利过期原研药厂家如果接受“4+7”中选药品差比折算后的价格,并且目前通过一致性评价的国内厂家不超过2家的,非常有可能会以“4+7”中选药品差比折算后的价格争夺市场。那么,目前竞争3家以内、愿意降价换入围“4+7”的有哪些原研药呢?

  

  笔者统计,目前竞争3家以内的原研产品包括奥氮平、厄贝沙坦、厄贝沙坦氢氯噻嗪、赖诺普利、氯吡格雷、氯沙坦、孟鲁司特、帕罗西汀、培美曲塞、伊马替尼、依那普利、右美托咪定和左乙拉西坦。此外,独家中标可能性较大的产品有厄贝沙坦、氯沙坦、孟鲁司特、帕罗西汀、依那普利、右美托咪定和左乙拉西坦。

  

  “4+7”扩面结果公布之前,许多人认为原研厂家不会入局。但实际上,原研厂家赛诺菲和礼来都积极降价,赛诺菲参与氯吡格雷的竞争还是投票排名较前的。

    

进口仿制药“开闸”:

新入角力者竞争力强

   

  除了原研药积极进入,进口仿制药也在积极参与,例如瑞舒伐他汀对应的Lek/山德士,奥氨平的印度瑞迪都中标了。从价格来看,两个厂家都不是最低价中标,而进口仿制药需要承担的运输成本、整体税费等都要高于国内企业。这意味着进口仿制药经过关税、海关检验等成本后进入中国仿制药市场依然有竞争力。

    

落标者策略

对于大部分专利过期原研药外企而言,最为关注的无疑是——落标产品怎么办?

    

1
梯度降价换市场

  

  根据中标厂家的数量,落标企业可竞争的市场只有30%~50%。25个产品在“4+7”中仅“唯二”2家专利过期原研药中标,专利过期原研药落标的几率还是非常大的。中标企业越多,对落标企业特别不利。

  

  扩面城市的落标政策,成为专利过期原研药企业所关注的,“4+7”试点城市曾要求落标企业只要按梯度降价,就享有争夺剩下市场的权利。然而,针对扩面省份,落标的政策未必按“4+7”试点城市的规则联动,最终制定权在各省。上海的做法虽然是中标和非中标1:1,但实际上还是优先用中标产品。其它“4+7”各市的政策大多还是延续上海的。

  

  未中选产品以梯度降价换市场当时是上海在“4+7”首次提到的。但是,此政策能否在扩围之后使用,还是要看各省的政策制定。

    

2
药店或有需求

  

  2018年全国全面实施“零加成”,医疗机构在药品中标价基础上加15%的加成费用成为历史。相对于药店同通用名的产品可以同时销售几个品牌进行竞争,医疗机构采购药品往往采取“最低价”中标模式,生产厂家数较多的产品中标价格往往低于药店渠道的价格。取消零加成后,药店的药价更是大多都比医疗机构高,出现价格“倒挂”。

  

  “4+7”全面推行后,试点城市药店与医疗机构的药品价格价差倍数增加。预计药店通常会备货专利过期原研药和通过一致性评价价格较高的高毛利国产产品。对于未中标产品而言,谁给药店的利润空间(医疗机构的挂网价格与药品的供应价格之差)越大,药店就越有可能选择哪个生产厂家作为主推产品。

  

  此外,关于原研药供应区域,网上有段子说:“上海的人吃原研,浙江的人吃高仿,同样是包邮区,价格差不多,凭什么原研就供应个别区域,而且在同等的价格区间,为什么患者没有选择购买原研药的选择权。”段子归段子,从现有的已公开的数据来看,中标原研药没有一个能供应上海,原研药供应最多的省份是广东。那么,未获供应的省份,是否药店的另一个机会呢?

    

3
处方流转平台机会

  

  2018年10月,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上线处方流转平台服务,自费患者在医院看病后,处方流转到该平台,平台提示附近有资质的药店。该处方流转平台已签约广东省2万多家药店。

  

  2018年12月底,北京首家“智慧医院+处方流转平台”项目“润药·e药房”在北京航天总医院正式上线。这个项目是华润医药商业集团的一次探索,历经三个多月的研发、完善和测试。

  

  广西梧州近两年的处方信息共享尝试,将20余家二级及以上级别医院、百家药店接入易复诊第三方处方信息共享平台。

  

  通过这些处方流转平台,患者可通过微信或支付宝,进入医院服务首页预约挂号。电子处方会同步传输至患者手机端,患者可自主选择院外药店进行购药。电子处方则流转至选购药店。若按照处方流转的机制,患者拿到药品通用名,可以在药店选择“4+7”未中选产品。

  

  不过,变数还是存在的。福州市发布的处方外流试点方案要求药店必须配备“4+7”中选产品并且药店销售价格不得超过当地采购平台的最高限价。未来医保方将以何种方式对处方外流管控?这是个重大的变量。

  

  11月22日,国家发改委官网发布《市场准入负面清单(2019年版)》,其中明确要求:“药品生产、经营企业不得违反规定采用邮寄、互联网交易等方式直接向公众销售处方药”。

  

  专利过期原研药生产厂家曾经考虑通过邮寄的方式开发长期患者服务,政策明确禁止后,专利过期原研药生产厂家可能需要与有合法资质的第三方企业合作,以数据医疗服务的方式整合上下游资源,才能在合规的条件下保证患者的可及性。

    

4
赠药计划

  

  对“4+7”未中标的专利过期原研药“可定”瑞舒伐他汀等,阿斯利康有针对性地对试点城市提供优惠套餐,要求收货地址必须是“4+7”城市,可自行安排亲戚朋友代为转运。由此可见,过期原研药企有可能针对慢性病未中标药品采取类似抗肿瘤“基金会项目”的援助模式,建立患者关爱项目平台。平台将向患者提供便捷购药、赠药申请、用药咨询、患者活动等服务。

  

  

延伸>>>

  

  

为何出售?接盘者又为了什么?

  

  2019年以来,专利过期原研药厂家,无论是总部的整合,还是在区域板块寻找“接盘侠”,或是寻找外包服务降低成本,都可以看出这些外企对仿制市场“看空”的态度。

  

  寻找“接盘侠”的动作颇受关注:

  

  2019年4月,礼来与亿腾医药签署协议,向其出售旗下抗生素产品希刻劳和稳可信在中国大陆的权利,以及位于苏州的希刻劳生产工厂。

  

  2019年7月,葛兰素史克中国宣布,以2.5亿元出售其在华最大工厂苏州工厂100%股权给复星医药。与此打包出售的还有该厂持有的乙肝明星药“贺普丁”(拉米夫定)。

  

  2019年9月,九洲药业发布公告称,已与诺华国际制药签署《股权收购协议》,拟以自筹资金收购交易对方持有的剥离技术与药品开发资产后的苏州诺华制药科技有限公司100%的股权。此交易还包括九洲药业将通过标的公司向诺华供应诺华集团的三种药物产品(适应症分别为抗心衰治疗、乳腺癌治疗以及白血病治疗)的原料药或中间体。

  

  2019年10月,迈蓝和辉瑞旗下专利到期品牌和仿制药业务部门——辉瑞普强合并后新公司名为Viatris。预计2020年成功合并将两个高度互补的业务进行整合,辉瑞股东将拥有合并后新公司57%的股份,而迈蓝股东将拥有43%的股份。

  

  但是,也有跨国药企积极参与仿制药竞争。2019年11月,阿斯利康与印度太阳药业正式签署合作协议,将负责太阳药业多款肿瘤产品在中国的引进与推广。


■编辑 余如瑾


声明:本文系医药之梯转载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平台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站留言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医药之梯

医药之梯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关注医药之梯微信二维码

网站备案号:浙ICP备12009347号-3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0646号人才服务许可证:330101000577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2018 Olink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反馈
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