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之梯,一个专业的医药人才招聘网站!
, 欢迎您!
当前位置: 首页 > 招聘资讯 > 医药动态 > 正文

14家跨国药企2019年财报大梳理

时间:2020/02/14来源: 新康界阅读:63

文 | 沐沐

最近,全球制药领域巨头们陆续发布了其2019年年度业绩报告!

截至目前,至少有14家跨国药企公布了“成绩单”。本文将从这14家药企2019年的营收状况、拳头产品表现、在中国市场表现及2020年的预期等方面对其进行梳理。

1、总体情况

据当前已公布的各家药企的营收情况,对比2018年的营收排名看,进入营收前十的药企及排名有所变化。其中,辉瑞、罗氏及诺华依旧位列前三,不过与2018年相比,罗氏与诺华的排名顺序调换。而强生和赛诺菲则分别从第4、5位跌落至第6、7位,取而代之的是默沙东及葛兰素史克。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礼来跌出前十,而百时美施贵宝则挺进了前十,这可能与BMS收购了新基有关,预计其在2020年的排名还会继续上升,有望入围前五。

图表1:14家跨国药企2019年营收排名情况

来源:公司财报,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2、业绩及拳头产品概况

(1)辉瑞

辉瑞2019年全年实现总收入517.50亿美元,同比下降4%。其中,生物制药业务、Upjohn业务及消费者保健业务收入分别为394.19亿美元(+8%)、102.33亿美元(-16%)及20.98亿美元(-40%)。

从各产品的销售增幅看,肺炎疫苗沛儿13、乳腺癌药物CDK4/6抑制剂哌柏西利、口服抗凝药阿哌沙班、自身免疫药物托法替布等产品均是其业绩的驱动因素。而成熟产品普瑞巴林及西地那非销售额均下降了20%以上,特别是其在美国的销售额分别同比下降了44%及65%。两者均是由于遭遇专利悬崖、仿制药竞争加剧所致,前者于2019年7月美国专利过期,后者则早在2017年12月就专利到期了。

图表2:2019年辉瑞主要药品销售额(亿美元)

来源:公司财报,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2)罗氏

据罗氏财报显示,去年全年罗氏营收614.66亿瑞士法郎,同比增长9%,其中制药业务营收485.16亿瑞士法郎,同比增长11%。在三大王牌之二的美罗华(-4%)、赫赛汀(-14%)双双开始走跌的情况下,罗氏的制药业务依靠多发性硬化症药物Ocrevus、新的血友病药物Hemlibra、以及癌症药物Tecentriq和Perjeta等的销售增长推动下实现两位数增长。

图表3:2019年罗氏主要药品销售额(亿瑞士法郎)

来源:公司财报,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3)诺华

2019年全年诺华营收474.45亿美元,同比增长6%。其中,创新药部分营收377.14亿美元,同比增长8%,而其销售增长驱动来自司库奇尤单抗、沙库巴曲缬沙坦钠、Zolgensma、艾曲泊帕,瑞博西尼和雷珠单抗这6款产品;全球排名第二的老牌仿制药企山德士部分营收97.31亿美元,同比下滑1%,由于生物类似药增长强劲(营收16.07亿美元,同比增长12%),部分抵消了零售仿制药行业持续的价格压力,而生物制药主要靠产品阿达木单抗、利妥昔单抗及依那西普的双位数增长驱动。值得一提的是,去年诺华有15个产品销售额超过10亿美元,是跨国药企中销售额超10亿产品最多的企业。

图表4:2019年诺华主要药品销售额(亿美元)

来源:公司财报,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4)默沙东

默沙东2019年全年实现总收入468.4亿美元,同比增长11%,一跃至药企营收排行榜第四位。其主要的业绩增长来自于K药、9价宫颈癌疫苗Gardasil 9等。毫无悬念地,K药在2019年突破了百亿美元大关,跻身百亿美元俱乐部,并且其也创下了上市5年便破百亿美元的新速度。截至目前为止,百亿美元俱乐部仅有6款药物,而2019年除了默沙东的K药首次上榜外,新基的Revlimid的首次进入百元俱乐部。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默沙东还有2款药物增幅过百,分别是奥拉帕利和乐伐替尼,增幅达137.4%和171.1%。

图表5:2019年默沙东主要药品销售额(亿美元)

来源:公司财报,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5)葛兰素史克

2019年,葛兰素史克全年实现338亿英镑的销售额业绩,其中制药业务、疫苗业务及健康消费品业务分为为176亿英镑、72亿英镑、90亿英镑。不过,由于呼吸药物市场的价格压力,该报告未能达到分析师的预期。

从具体的产品看,葛兰素史克的重磅三合一HIV药物Triumeq(阿巴卡韦/拉米夫定/度鲁特韦)与2018年相比销售额下降了4%,占总销售业绩的5.4%。其销售增长驱动主要是Shingrix、Ventolin(沙丁胺醇)、Benlysta(贝利单抗)、Juluca(利匹韦林/度鲁特韦)等,其中带状疱疹疫苗Shingrix与HIV药物Juluca(利匹韦林/度鲁特韦)的增速均过百。

图表6:2019年葛兰素史克主要药品销售额(亿美元)

来源:公司财报,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6)强生

2019年强生总营收为820.59亿美元,同比增长0.59%。其中,制药业务收入421.98亿美元(+3.6%),医疗器械业务板块收入259.63亿美元(-3.8%)、消费者保健业务收入138.98亿美元(+0.3%)。

强生在2019年共有11款销售额超过10亿美元的重磅炸弹药物,其中有7款属于自身免疫疾病和肿瘤领域。

自身免疫领域一直是强生的超级重磅领域,其先后推出了英夫利昔单抗、乌司奴单抗、戈利木单抗、古塞奇尤单抗,诞生了超级重磅炸弹英夫利昔单抗、乌司奴单抗。其中,前者由于在美国市场面临来自Hospira、默沙东/三星Bioepis、辉瑞的生物类似药的竞争,近几年的销售降幅在逐渐增大,到2019年销售额已从70亿美元的峰值下滑至43.8亿美元;后者表现则与英夫利昔单抗相反,在最近3年实现了惊人的双位数增幅,已成为强生药品销售额最大的产品。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古塞奇尤单抗),其强力领涨,增幅85.9%。

在肿瘤特别是多发性骨髓瘤领域,强生是领军企业,其相继推出了“珂”系列产品,如万珂 、达珂、泽珂、亿珂、兆珂等。目前,亿兆两“珂”(依布替尼、达雷妥尤单抗)已经成为其重磅炸弹,在2019年的销售额分别为34.11亿美元、29.98亿美元。不过,赛诺菲的CD38单抗isatuximab已经提交了上市申请,2020年可能就要打破达雷妥尤单抗独占市场的局面。

图表7:2019年强生主要药品销售额(亿美元)

来源:公司财报,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7)赛诺菲

赛诺菲2019年营收361.26亿欧元,同比增长4.8%。其中,制药业务收入257.08亿欧元(+4.1%),疫苗业务收入57.31亿欧元(+12%),消费者健康业务收入46.87亿欧元(+0.6%)。

从具体产品看,其糖尿病药物甘精胰岛素受仿制药冲击,销售额从2018年的35.65亿欧元下滑15.5%至30.12亿欧元;而Dupixent在2019年销售额达到20.74亿欧元,同比增长163.2%,成为了赛诺菲最重要的增长点;至于疫苗用药则保持稳定增长。

图表8:2019年赛诺菲主要药品销售额(亿欧元)

来源:公司财报,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8)艾伯维

艾伯维2019年营收332.66亿美元,同比增长1.6%。从具体产品看,Humira(阿达木单抗)继续蝉联“药王”,不过,其也开始走下坡路,从2018年的销售额峰值199.36亿美元下滑3.8%至191.69亿美元,预计后续其会进一步受生物类似药冲击。Imbruvica(依布替尼)继续高增长,而丙肝产品Mavyret受全球新发市场萎缩的影响,下滑15.9%至28.93亿美元。另外,Skyrizi 和Rinvoq是艾伯维两个潜在的重磅产品,值得关注。

图表9:2019年艾伯维主要药品销售额(亿美元)

来源:公司财报,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9)百时美施贵宝

若算上新基2019.11.20至2019.12.31的收入,则去年全年BMS总营收为261.45亿美元,同比增长16%。BMS完成对新基的收购后,获得了新基的来那度胺、泊马度胺、白蛋白紫杉醇等产品。其中,来那度胺2019年销售额达108.23亿美元,同比增长12%,成功进入百亿美元俱乐部。而BMS的重磅产品O药虽然也增长了7%至72.04亿美元,但与K药的差距甚远,这与其在新适应症上的拓展不顺关系很大。其实,O药从2018年Q3季度开始就显示出了增长疲态,季度销售额始终稳定在18亿美元左右。O药若想要逆转这态势,还需要在新适应症上有所突破才行。

图表10:2019年百时美施贵宝主要药品销售额(亿美元)

来源:公司财报,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10)安进

安进2019年总收入234亿美元,同比下降2%。这主要是受几款核心老产品培非格司亭(-28%)、阿法依泊汀(-14%)、西那卡塞(-69%)等的销售额下滑影响所致。不过,值得安慰的是,其自身免疫重磅产品依那西普销售额达到52亿美元,同比增长4%,且专利顺利延长至2029年。另外,两款地舒单抗(Prolia和Xgeva)均实现了增长,合计销售额为46.07亿美元。

图表11:2019年安进主要药品销售额(亿美元)

来源:公司财报,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11)吉利德

2019年吉利德实现收入224.49亿美元,同比增长1.5%。吉利德的主要产品包括HIV、丙肝及乙肝药物等。其中,其HIV三合一药Biktarvy(bictegravir/恩曲他滨/替诺福韦艾拉酚胺)去年全年销售额达到47.38亿美元,增幅高达300%,是其业绩的一大亮点。此外,乙肝药Vemlidy和CAR-T产品Yescarta均实现了两位数高速增长。不过,吉利德很多产品销售额都处于下滑状态,特别是曾经辉煌的丙肝业务,业绩呈现持续萎缩状态。

图表12:2019年吉利德主要药品销售额(亿美元)

来源:公司财报,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12)礼来

礼来2019年全年实现净销售额223.19亿美元,同比增长4%。在糖尿病产品中,其核心产品度拉糖肽实现29%的增幅,销售额达41.28亿美元。此外,甘精胰岛素注射液、恩格列净这些糖尿病药物也实现了高速增长。

图表13:2019年礼来主要药品销售额(亿美元)

来源:公司财报,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13)诺和诺德

诺和诺德2019年全年总收入1220.21亿丹麦克朗,同比增长9%。诺和诺德的产品主要以糖尿病药物为主,2019年其糖尿病业务收入971.61亿丹麦克朗,约占全球总体糖尿病药物市场份额的28.6%。在糖尿病药物中,索马鲁肽从2018年的17.97亿欧元增长至112.37亿丹麦克朗,放量迅速。值得关注。除聚焦糖尿病领域外,诺和诺德部分产品涉及血友病、肥胖和矮小症领域,且这些产品的销售额均处于增长的状态。

图表14:2019年诺和诺德主要药品销售额(亿丹麦克朗)

来源:公司财报,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14)渤健

渤健2019年全年收入144亿美元,同比增长7%。渤健目前是一个专注于多发性硬化症的公司,其去年在这一板块的收入达92.17亿美元,同比增长2%,占公司总收入的64%。除了多发性硬化症药物外,渤健还有两款比较受关注的药物——脊髓性肌萎缩药物Spinraza和阿尔茨海默症药物aducanumab。前者由于诺华于2019年5月上市了治疗脊髓性肌萎缩症的基因疗法Zolgensma而被抢走了部分市场,销售额下滑了22%;后者在于今年年初向FDA提交生物制品许可上市申请后,便没有了相关消息披露。

图表15:2019年渤健主要药品销售额(亿美元)

来源:公司财报,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3、在中国市场的表现

作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医药市场,中国市场越来越受跨国药企的重视。特别是看到中国区强劲的业绩增长势头后,跨国巨头们纷纷将中国市场作为“未来增长的关键支柱”来布局。下面来看看跨国药企2019年在中国区的表现。

图表16:2019年部分跨国药企中国区销售业绩情况

来源:公司财报,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从整体来看,目前透露了2019年中国区业绩的跨国药企大多实现了在中国市场的业绩增长。

其中,默沙东在中国市场的业绩增长十分强劲,销售同比增长58%,但具体细节尚未披露。不过,根据其2018年财报披露的中国区销售额为21.84亿美元可估算,其2019年中国区业绩约为34.51亿美元。另外,据默沙东首席商务官Frank Clyburn表示,默沙东中国市场增长的“基础很广泛”,很大程度上来自创新产品组合。核心驱动产品包括可瑞达、佳达修、PARP抑制剂利普卓(奥拉帕利)、甲状腺癌疗法乐卫玛(仑伐替尼)以及两种进入国家医保目录中的产品——降糖药捷诺维(西格列汀)和丙肝治疗药择必达(艾尔巴韦,格拉瑞韦)。

除默沙东外,罗氏(制药业务)、诺华及诺和诺德均实现了两位数增长,中国区销售额分别为30.62亿瑞士法郎、22亿美元、128.44亿丹麦克朗。其中,诺华是首次透露中国区业绩,据其财报显示,诺华在新兴市场营收118亿美元,同比增长6%,由中国市场引领,营收22亿美元,同比增长13%。而基于中国创新药政策改革利好、充足的弹药库以及2019年全年保持高双位数增长的业绩,诺华管理层对中国市场充满乐观:到2024年有望实现50项NDA,利润翻倍。

而辉瑞则只透露了2019年Upjohn在中国的全年营收情况——增长7%,其主要推动力是一系列过专利期品牌药Viagra、Celebrex、Zoloft和Lyrica,这些药物尚未进行带量采购。不过,Upjohn在中国地区Q4季度的销售收入为负增长(-1%),由此可见其未来的业绩压力依然很大。

最后不得不提一下百时美施贵宝,其整个BMS/新基的产品在中国区的销售都不尽如人意。一方面,受仿制药的竞争影响,包括来那度胺、阿哌沙班、达沙替尼、白蛋白紫杉醇等在内的产品销售情况均不佳;另一方面,受国产PD-1的竞争以及K药的竞争压力,预计O药在国内全年销售额不超过10亿元,销售情况也不理想。BMS若想扩大在国内市场规模,可能还得依赖于未来重磅新品在我国的上市了。

4、2020年的预期及发展未来趋势

财报中一般会提到对下一年业绩的预期,下面将这些跨国药企对2020年业绩预期及值得关注的管线或药物进行了梳理,具体情况请看下表。

图表17:部分跨国药企2020年业绩预期及值得关注的管线或药物

来源:公司财报,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跨国药企们纷纷进行业务“瘦身”,聚焦创新药板块。2019年,辉瑞健康药物(PCH)与葛兰素史克(GSK)消费者保健业务完成了重组,同时,辉瑞普强也宣布与迈蓝合并(预计今年年中完成),辉瑞逐渐向一个更专注于创新药物的企业迈进。预计2020年,辉瑞业绩将在485-505亿美元范围内,而消费者保健业务将不包含在内,到今年年中,普强也会被剥离完成,生物制药业务将成为其未来业绩增长的核心。

图表18:各大跨国药企剥离非核心业务情况(不完全统计)

来源:公开资料,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药企对其业务的梳理与调整,影响着其未来发展与业绩情况。而伴随着2019年年度业绩报告的公布,默沙东和葛兰素史克这两大巨头也相继宣布了其分拆计划。默沙东将于今年开始剥离其女性健康产品、成熟产品和生物仿制药产品,成立一个新公司(NewCo),原来的默沙东则保留其肿瘤、疫苗、院内产品和动物保健这些关键增长点产品;葛兰素史克在未来的2年内则准备将公司分为两个实体:一个将专注于药品及药物研发,另一个则将专注于消费者医疗保健产品。

其实,对比各跨国药企巨头2019财报可以发现,在“专利悬崖”已成常态的环境下,重新梳理产品线,提升运营效率是必然趋势。不管是采用剥离专利过期原研药,还是集中资源布局重点领域,都是为了提高运营效率。在政策和市场的双重压力之下,药企全球范围的架构正在重组。

声明:本文系医药之梯转载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平台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站留言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医药之梯

医药之梯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关注医药之梯微信二维码

网站备案号:浙ICP备12009347号-1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0646号人才服务许可证:330101000577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2018 Olink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反馈
建议